5 年谋杀 85 名患者这位德国护士成二战以来最恶劣连环杀手

法庭上的德国男护士尼尔斯.郝格尔用文件夹掩面,在无数聚光灯的闪烁中缓缓坐下,之所以受到关注,只因为这名德国护士不是救人于水深火热的白衣天使,而是嗜血成性的杀人狂魔。

2015 年他因向两名病人蓄意注射药物致其死亡被判处终生监禁,但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随着调查的深入,受害者人数逐年攀升。

长期以来,他都保持缄默,警方从未被火化的尸体上找到谋杀的证据,他被指控谋杀了 100 名患者,但有 15 案件未判定他有罪,当地时间 2019 年 6 月 6 日,他因谋杀了至少 85 名患者而被判处终生监禁,且不得在服刑 15 年后申请假释。

2000 年,23 岁的尼尔斯刚进入奥尔登堡一家医院当护士,彼时,他是个可有可无、毫无存在感的小人物,经历过被家庭漠视的他受够了这种可有可无。

看着重症监护室里任由摆布的患者,望着药柜里唾手可得的药物,一个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他抽出致命的药物,独自前往重症监护病房,切断报警器,缓缓将药物注射到患者的静脉,再连上报警器,患者的体征开始下降,当同事们紧急赶来的时候,尼尔斯已经在进行抢救。

年轻的尼尔斯反应如此之迅速,德国连环杀手护士抢救如此流畅自如,周围的同事赞不绝口,他第一次感觉到被重视。

他尝到了甜头,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同样的戏码被重演了无数次,他在一次次畸形的快感体验中越陷越深。

直到 2005 年夏天,常在河边走的尼尔斯终于湿了鞋。他的同事在一名刚刚死去的患者病房里发现了两个安瓿瓶,而死去的患者不需要用到瓶里面的药物,回想起尼尔斯坚持上夜班、总是与死亡相伴、总是第一个赶到病房等种种可疑行为,同事感到不寒而栗,她悄悄将安瓿瓶放到塑封袋装起来,并进行了上报。赫格尔

此时,尼尔斯已经成为重点怀疑对象,而他本人对此也有所预感,但他像着了魔一样根本停不下来,非但不收敛,反而愈演愈烈。

从尼尔斯被捕至今,被害人数目逐年上升,当地时间 2019 年 6 月 6 日尼尔斯被质控杀死了至少 85 名患者,并被判处终生监禁,且不得在服刑 15 年后提前释放,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杀了多少人。

专业的知识、唾手可得的药剂、手无缚鸡之力的患者、监管的漏洞、公众对医者的信任共同构成了尼尔斯行凶的天时、地利、人和,利用医务人员的职务之便谋杀患者,对公众造成的危害可想而知。

当地时间 2014 年 11 月 24 日,一名在意大利中部艾米利亚.罗马涅区卢戈市一家医院工作的女护士丹尼拉.波吉里亚因涉嫌谋杀多达 38 名病人而遭到起诉,检察官称,42 岁的波吉里亚「为了消遣而杀人」,她用致命剂量的钾杀死了她认为看着不顺眼的病人,有的病人甚至因为家属不顺眼而被杀。

随着调查的深入,波吉亚丽涉嫌谋杀病患的疑案达到 93 件,这位「夺命女魔头」甚至因此打破当时的世界记录,成为杀人最多的医护人员。

而更加令人胆寒的是,这位任职 17 年的护士在被害者尸体旁边自拍,表情和姿势都充满了戏谑。

前往逮捕波吉雅丽的警察表示,她的反应冷静地让人害怕,她的男友还放声大哭「这怎么可能?」,据说她当时地监狱生活也十分自在,毫无畏惧。

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因此遭受到信任危机,舆论的余温尚未散去,短短两年之后,又一名「夺命护士」横空出世。

2016 年,意大利西部一名 56 岁的女护士夫斯塔。博尼诺因涉于 2014 年 1 月至 2015 年 9 月在当地一家医院杀害 13 名年龄 61 岁至 88 岁的重症监护病人被捕。

据悉,这名女护士在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工作,主要负责麻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nadoluyaldiz.com/,赫格尔她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通过对病人静脉注射大量肝素谋杀了 13 名病患,大量的肝素会引起患者的凝血障碍,这起案件中有 12 名受害者死于内出血,一名死于呼吸衰竭。

在该护士被调离重症监护病房后该科室的死亡率从 20% 下降到了 12%。

如果说,发生在近些年的此类恶性事件已经让你大跌眼镜,那在更久远的年代,由于各部门监管执法能力的严重不足,恶魔的行径更加肆无忌惮、骇人听闻。

1861 年出生的亨利.霍华德.霍姆斯医生是美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连环杀手,在扭曲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霍姆斯自幼就对死亡的生物充满兴趣,小的时候,他喜欢躲进树林里残杀小动物,随着年龄的增长,只有杀人才能填补他内心的空洞,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他特意攻读医学院,并在后来斥巨资建造了一座杀人城堡。

事情败露后,受限于当时的技术,警方只勉强辨认出九具尸体,但受害人总人数,据保守估计都有 200 人。

这栋形似宾馆的建筑不仅仅是宾馆那么简单,它是霍姆斯精心设计的杀人乐园,几乎所有的客房都连接着毒气管道,霍姆斯只需要在自己办公室里按下开关,就可以迅速毒死入住的客人。

这里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全封闭式狭小的房间、运送尸体的滑道系统、处理尸体的焚烧炉和抗酸坑、恐怖的各种刑具应有尽有,这里还有近百个昏暗的房间,有的楼梯尽头是死路,有的房间门打开后却是一堵墙,有的长廊走一圈却还是回到原点……整体设计诡异至极。

当然,除了霍姆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座建筑的真实构造,几乎所有入住这家宾馆的旅客都没有出过宾馆的大门,1893 年,宾馆开业的那一年正值美国芝加哥世博会,大量从外地来芝加哥参加世博会的游客和来自偏远地区的有志青年成为霍姆斯的「猎物」,这些人在芝加哥无亲无故,即使失踪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

短短的一年时间里,霍姆斯在这座杀人乐园里杀害了将近 200 人,他甚至拿这些人的尸体骗保,或者制作成骨骼标本卖给医学院。

直到 1896 年 5 月 7 日,这位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终于迎来了生命的终点,后来,他成为当今大量影视游戏作品中的连环杀手原型,他的故事也被改编成电影《白城恶魔》,许多看过电影的人都感叹「他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人之一。」

医学可以救人亦可以夺命,当「医学知识」成了杀人的武器,这将是最隐蔽、最致命的武器。

当然,这些极端分子往往患有严重的人格障碍和心理疾病,绝大多数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为缓解病痛、拯救生命而努力,但这样的事件也给社会敲响了警钟,从各方面加强对医院的监管制度,维护评估从业人员的人格、心理健康是避免重蹈覆辙的重中之重。